写文画图,目前不写连载,考完试可能会写。图也是,手绘约稿私我最好星期天。学生党伤不起哟。

关于

【铠约】我会想你

+铠哥隐身几章,不过还是刷存在。

    二


    “我会想你,像想春天不见的迎春,夏季不见的凉风,秋分不见的落叶,冬至不见的雪花一样想你,时时刻刻都在想你,想你过得好不好,想你是不是也在想我,想你有没有把自己照顾好,有没有好好吃饭;想你是月亮,我是潮汐,是海上明月升,你只能看着我,念着我。”

    百里守约收到一封来信,在他和韩信李白一起在大厅吃早饭的时候,他的猫头鹰——一只纯黑的乌枭——扇着巨大的翅膀,轻盈的落...

【铠约】我会想你

HPau。在学校沉迷哈利波特无法自拨,被数学折磨到恨不得去学魔法。大概......也是一个系列吧。

    一


    百里守约恼火的嘀咕着,把魔杖粗暴的塞回袍子里。他匆匆背起书包,往格兰芬多塔楼去,丢下铠独自站在那里。铠想跟上去,可是百里守约有心灵感应一样,扭头冲他大喊:“你不要跟过来!我暂时不想看到你!”

    于是铠看着他远去,默默的收好魔杖,拾起被自己扔到毛榉树下的书包,慢吞吞的跟上去,站在台阶上回头恋恋不舍...

【铠约】我的高中生活 三

前文见tag。

+不喜误入

+我觉得我搞笑不起来了


   铠约篇


    李白和韩信好像去了游乐园。百里守约咬着筷子,眼神涣散。他早上被短信震醒,看到李白给他的发的照片了。学校还是没有任何消息,仿佛他们两个不是从学校里跑出去的一样。


   铠端着面条在他面前坐下:“守约快吃,我们一会要到操场去跑步。”


   百里守约晃过神来,快速吃饭。


   吃过饭,铠到小卖铺里买了两瓶水,对上百里守约疑惑的眼神:“一...

【铠约】蓦然回首(abo)

我的第一篇连载(emmm..应该算吧),终于结束了。

我本来想写的很长,写成一个瑰丽的完整的人生,却在学校的威压下,匆匆完结。

但是我保证,《我的高中生活》,一定会连载到我的毕业,在我上大学的那天,他们会和我一起,在度过了三年的酸甜苦辣后,高兴地抛起毕业帽,宣布自己是一个大人了。

扯远了,放文。

+不喜误入

+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


   THE  END


   百里守约想,他这辈子,可能都躲不开一个名为铠的魔咒了。他注定要和他在一起一辈子,一起白头,死去。...


【敲黑板】

我去上学了。

结局没写完,估计要等到两个星期后了,很抱歉。

我的坑会填完的相信我。

【信白】我的高中生活 二

e少量铠约,不打tag了。

我的高中生活大概会成为一个系列,就,造一个tag啦。

一会把蓦然回首的结局放上来。


我的高中生活  二  


   信白篇


   我是李白。


   前几天,我光荣的成为了一名高中生,和百里守约,铠,韩信,诸葛亮,赵云一个宿舍。我们宿舍说好也不是那么好说坏也不算坏,反正就是普普通通的样子,早上赵云和诸葛亮五点就走了,我们睡到五点半出去跑操;晚上他们十一点回来,我们三十回来早已进入梦乡。...


【铠约】我的高中生活(一)

我回来了!不过明天下午又要走。想你们。

主铠约,信白云亮占一半。以此来控诉一下我的高中生活。

+雷者勿入

+这个是个搞笑的请不要吃东西或者喝水(自以为


   百里守约开学了。高一。在这个小县城里最好的高中也是最严的高中里,他要住三年。


   百里守约觉得他要吐槽一下,关于这个学校的奇葩规定。


   一。开学前三天发了一张页子,一百多条的纪律量化准则,全背。背完考试,考不及格的退学。铠面无表情的看着男生不准留长发的那一条。


   二。食堂的饭,没有...

我.... 突然也想问一下...你们认为我是什么样的呢... 没人就删了...

渡阴山:

我……突然也想不要脸问问。

没人我就删,太耻了。(捂脸

自抱自泣的吐水蛙:

有、有点想知道……! 因为感觉写文的我和平时说话的时候不太一样?……

木木木木:

画手同理?!明早起来删。期待大家对我的印象【安详

红烧兔、:

其实我对这个问题并不好奇,只是它一直挂在我的首页里,就很让人想凑凑热闹【……】

歪??有人理我吗??


不是更新,会删_(:з」∠)_...


【划重点】我开学了

我开学了

一会就要去学校,住校。

是的没错,住校。这意味着我有两个星期不能摸电脑看电影。

也不能写文了。

我会变到两星期一更,希望不会掉粉哭唧唧。

我爱你们,是你们给了我写文和生活下去的希望与动力。

再见,两星期后,我们相会乐乎。

【铠约】单身狗不是人啊?!

那什么...又要开点文了哭唧唧....大学AU,一个宿舍设定。

+露娜出没

+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体,大概是秀恩爱体。


和两对儿情侣住在一起是怎样的感受?


   青丘千年狐


   没人邀我也要来说一下。今天看到的这个题目真是一把原谅刀扎上我的心,大窟窿往外哗哗的冒血。


   首先,我来介绍一下我的舍友。第一对儿,是一个土生土长在德国却一股子京腔的——铠。为什么说他一股京腔呢,因为他爱听戏。爱听什么戏,首当京剧。别的还不行,听他对象百...

1/4

© 一笑泯恩不泯仇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