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文画图,目前不写连载,考完试可能会写。图也是,手绘约稿私我最好星期天。学生党伤不起哟。

关于

【晓薛】黄粱一梦

+好久没更了没一点思路卡死我了

+照例ooc

五  教你做人  三


   两人聊了很久,日光微熹才各自回房。

   杨之正自然是没有躺多久就被母亲揪起来,说是要给连家父女送行。

   杨之正惊诧:“这才刚来,就要走?”母亲叹气:“你连叔叔要走,嘉笙是要留下的。说是家里有急事,必须要回去,又带不得嘉笙,嘉笙就只好留下了。”

   杨之正披头散发坐在床上,怔怔的看着母亲推门出去,门咔哒一声被合上。...


【晓薛】黄粱一梦

+日常ooc

+不知道说些什么

没错这次回忆杀。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
 五  教你做人  二


   杨零对这个和蔼善良的叔叔感情很深。

   杨零小的时候被别人骂是杂种,不干净,就气呼呼地跑回家,关上门哭,把杨文正送的墨砚都摔了,墨汁撒的满地都是,他还不让人收拾,有下人想来收拾都被他用枕头打了出去。

   那些下人没有办法,只好去请了杨文正。...


【晓薛】黄粱一梦

+不知道说些什么

+日常ooc


五  教你做人


   见杨零下定了决心,薛洋挑起一个含笑的嘴角:“看来你是想好了。那就不要手软。”

   不要对你名义上的父亲手软。

   他甩给杨零一把匕首,教了他几个简单的格斗手势。让他在一边自己熟练,薛洋摸到了血池旁。

   离地有一个小腿的高度砌的砖块,池面却低于地平线。薛洋围着血池转了几圈,背着手迈好大的步子,像一个小孩子一样。...


【晓薛】黄粱一梦

+依旧ooc


+总是大半夜发我可能疯了


四  无能为力  二


   杨零被薛洋脸上扭曲的表情吓了一跳,颤颤巍巍的想把手上的血抹了,可是石阶上全是血,只好抹在自己腿上。


   抹干净了手,他才敢去拉薛洋。


   薛洋被他拉得一个踉跄,差点从阶梯上摔下去。他稳住身形,把神智从怨恨与尖叫中拉回来,从乾坤袋中掏了一个丹药扔进嘴里,好歹封住了一部分灵感,才扫了两眼石壁,笑起来。...

【晓薛】黄粱一梦

+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。

+日常ooc


四  无能为力

   薛洋下楼转了一圈,感觉知道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他颠颠的下楼,找了个没人的桌子坐下。

   刚坐下,就听到柜台的方向传来一阵噪杂。

   薛洋放下召唤小二的手,兴致高昂的看向柜台:有戏看了。

   一个长相美艳的女人挥舞着手里的算盘,破口大骂:“你他妈算什么东西!?敢动到老娘头上?!”“嘁,你还真他妈把自己当个人物了?小的时候会写几首诗了不起?还真以为...

老王生贺。
眼没画对称。

【晓薛】黄粱一梦

+那什么照例ooc预警。

+继续冒险。

+新人物便当注意。


   二  生而彷徨


就在方才,薛洋与晓星尘面对面的时候,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干。

   他还是开了口,问了晓星尘。

   带着期待,又带着惶恐。期望是比绝望最能压死一个人的东西。

   薛洋道:“晓星尘?”

   晓星尘闭着眼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薛洋心知他魂...

???为什么不是全职了???
好气,好撑。
不想吃壳。
想要一枪穿云。

【晓薛】黄粱一梦

+老样子开始冒险

+ooc预警


薛洋带着晓星尘去了栋阳。

   栋阳常氏,就是被薛洋灭门的地方。全家上下,不论老小,无一生还。

   然后晓星尘就失去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他把他的眼睛挖给了宋岚。

   如果...如果我做得干净点,不留宋岚,就好了。那样晓星尘就不会失去眼睛了。

   不...不对...那样的话,他就不会救下我,但也就不用死了啊。

   对了...宋岚...如果他没有...

【晓薛】黄粱一梦

我终于考完了哈哈哈哈哈!!!
一想到自己不是初中生了有点小激动呢。
开更。
*私设众多
*大家都关系挺好注意
*宋岚未出没注意
*极度欧欧西注意


  薛洋又回到了义庄。
  这个拥有他美好回忆和噩梦的地方。
此时已是义城一战的一年后了,一切都尘埃落定,魏无羡和蓝忘机继续牵着小苹果云游,四大家族互相牵扯倒也没有再出现一支独大的局面。
  一切都很好,好像只有他薛洋一个人不好。
  晓星尘魂魄未全,阿箐还是老样子,在义庄里拄着根拐活蹦乱跳借着浓雾东窜西窜。薛洋还没想好怎么对待她,就一直没让她知道自己回来。
  我也想过好好的就在这里度过我的后半生,算是对前半辈子犯得...

1/2

© 一笑泯恩不泯仇 | Powered by LOFTER